揭阳市毛发种植中心,广州植发要花多少钱

发布时间:2017-12-12 04:32

广东荔湾区人民医院,中山市头发种植医院,种植毛发哪家医院好,清远哪家种头发医院好,广州哪里可以种头发,广州毛发移植一般多少钱,广东眉毛种植哪里好,广州荔湾区人民医院植发效果好吗,花都区毛发种植中心,中山市头发种植中心

您所在的位置: 大庆网>>时事中心>>军迷天地

美国海军航母拉盟友在黑海外联合军演


来源:新华网
添加日期: 2017-12-12 04:32

美国海军航母拉盟友在黑海外联合军演

  原标题:一个县,符合领取低保金8770人 违规领取低保却高达18947人

  对于低保这个词相信大家不会陌生,低保就是要保证最低的生活标准,说白了就是要吃饱穿暖,但如果说有不该享受的人,不该吃的人吃了,那是不是就会出现该吃的人吃不上,或者说吃不好呢?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经常会听到这样不该吃的人,吃低保的现象出现,怎么样在应保尽保的低保人群当中,对于这样的人,既要挡住不该进的,又要及时请出不该留的,今天我们就聚焦这样一个话题,首先从最近媒体曝光的两个案例来说起。

  首先第一个案例是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,清退了违规享受低保人员18947人,公职人员家属违规领取低保资金,这是636人,追缴了国家公职人员家属违规领取的低保金达到230余万,请大家注意,除了公职人员的636,大家在这个违规享受低保的18947当中,也就是说还有一万两千多人,也是存在着违规享受,他们又是通过什么样的制度漏洞钻了空子我们稍后再说。

  我们接下来再看一看另外一个案例。云南省德宏陇川县民政局,这个局一共只有56名干部职工,结果有40名领导干部职工的82名亲属违规的领取低保,超过了70%的比例,有部分领导干部职工的配偶及直系亲属违规享受低保资金达到多少?40.5万多元。

  刚才我们看到两个案例,先是湖南的会同县,根据昨天当地纪委公布的这个数据,刚才说到近1万9000名违规享受低保的人员当中,636人是国家公职人员的亲属,追回了总共是230多万,5天前被媒体曝光的,刚刚我们说到的第二个云南德宏的陇川县,一个县民政局一共56名职工70%,40名领导干部职工的家属,82名亲属违规的吃低保,吃了40.5万多元,我们给他算一下,平均下来82个人40名干部,一个领导干部和职工就有两个亲属违规吃低保,这个数字这个比例70%,着实让人吃惊。

  一周之内两起发生在基层,这样的违规吃低保的案例,说明了什么?说明我们的低保制度还有哪些漏洞要堵上,我们低保制度的这个笼子怎么扎的更紧,接下来我们一起来关注,我们先来通过一个短片,看一看湖南会同县的情况。

  从2014年7月1日,到2016年9月,两年零两个月的时间里,会同县某镇工作人员妻子领取城市低保9540元。“这是近日发布在会同县纪委网站上的消息。

  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纪委副书记 沈军华:我们今年“互联网+”有一个专项整治,刚好我们11月份,就是低保资金整治,我们通过互联网搭建的这个平台,把这个信息大融合,经过大数据的背景分析,得出了一些疑似问题的线索。

  今年11月,湖南省会同县纪委,对公职人员家属违规领取低保金问题,展开了专项整治。这一查,查出来全县公职人员家属违规领取低保金的,达636人。其中,有人违规领取低保资金的时间,长达两年半;金额最多的,领取了26200多元。

  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纪委副书记 沈军华:都是国家公职人员,财政部门的及我们国家的公职人员,有乡镇的、有县直机关单位的,有学校的老师,也有医院公职人员都有,他的父母亲,岳父、岳母子女,配偶这些都算是,他一个是没有按照申请文件的要求进行备案,国家人员的亲属,享受低保的话必须备案,还有本人申请,民政部门要上门核实,还有单独公示,单独建档和备案,他们没走这个程序。

  目前,会同县纪委,已经督促民政局进行全面排查,在核查清楚发放时间和金额数目之后,要求公职人员限期将违规领取的资金,以“罚没”名义,交到县廉政账号,对延期不缴纳人员,将启动问责程序。截止到11月15日,已经追缴230多万。

  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纪委副书记 沈军华:像扶贫资金基本上是民生资金,我们进行监督,现在我们发现线索以后进行交办,限期由他们整改,但是没整改到位的话,我们就要启动我们的程序,由我们纪检监察部门来问责。

  除了636名公职人员家属违规领取低保金,会同县纪委的调查,还涉及到更多的其他群体和人员。截至目前,进入到违规享受低保人员清退名单的,有18947人。

  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纪委副书记 沈军华:这些人的身份有村干部,这些人员还有村医,有房有车的人员,这些是不能享受低保的人,有房有车有的还是个体工商户,自己搞了企业的,这些人员都包括在里面。

  会同县纪委的此次调查,为我们查出了这样一个严峻的现实:在会同县,目前符合领取低保资金标准的,只有8770人;而被查出违规享受低保的,却高达18947人!事实上,为进一步加强低保规范管理,解决低保工作中的错保、漏保、骗保和人情保、关系保等问题,从2014年开始,全国各地都开展了“阳光低保专项行动”。但是,经过此次行动,会同县为什么还有如此多的人,在违规领取低保金?

  湖南省怀化市会同县纪委副书记 沈军华:主要是我们相关部门,在这个把关这一块可能还是有一点没到位,一般的低保村里乡里县里都有一级一级的把关。关键就是我们的省民政厅,它那个数据平台也没有建立也没有发现这些问题,主要还是在生产把关这个问题上没到位。

  严厉打击贪污挪用截留扶贫资金、低保资金等“雁过拔毛式微腐败”,切实保障扶贫资金、低保资金等群众的造血钱、救命钱,一分不少发放群众手中,让群众感受到反腐倡廉的红利和获得感;好消息是,会同县此次对低保违规,动了真格!

  刚才我们听到,全国很多的地方都在进行一项叫做阳光低保的专项清理,我们来看一看会同县的情况。不清理不知道,一清理吓一跳。共清退了18947人,清退之后目前全县享受低保的数字8770人,这两个数字相加两万七千多人,而违规吃低保的就是18947占了一半还多,着实让人吃惊,是怎么来违规吃上这低保的,这其中有一部分国家公职人员,可能按照规定应该吃,但是没有走相关的流程程序,这是一部分,当然还有另外一部分,就是完全不应该吃低保,这里面包括了村干部,还有甚至是一些企业的老板,那么我们再来看一看违规领取的时间。

  演播室主持人 沙晨:违规领取的时间是从2014年的7月,到2016年的12月,两年半的时间,这个其中我们也能看出来,平时日常监管的确实,接下来我们继续的深入探讨,要连线一位专家,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学院的教授张秀兰女士,您好张教授。

 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学院的教授 张秀兰:您好。

  沙晨:您怎么看刚才我们新闻中提到的湖南会同这个情况,您觉得现在调查到这个程度,还有什么信息是没有被揭露出来的,还需要进一步来找?

  张秀兰:我觉得这里面还有三个问题,可能还没有看到。第一就是申请材料的问题,因为申请材料有一个造假的问题,这是一个法律法规的问题,就是等于你造假欺骗国家的财产、财富。第二就是谁审核的谁批准的,这里涉及到了一个有权谋私的贪腐的问题,就是关键节点的责任的问题。第三就是它一个核查的程序,漏洞的问题,这就是渎职的问题,所以这三个问题应该分开来看,这些材料都需要我觉得现在可能是,每一个关节点就在四个关节上,从申报这是一个造假的问题,从审核和批准,这是一个腐败的问题。

  沙晨:而且牵扯到日后的追责。

  张秀兰:对,追责的问题,因为它追责的是不一样的,造假是一个刑法的问题,这个审核这些东西是谋私的这个贪腐问题,核实程序的漏洞的是渎职的问题。

  沙晨:您觉得这是一起什么样性质的问题?

  张秀兰:我觉得这是有一些公职人员和家属,但是有包括一些非公职人员和家属,欺骗国家制度的问题,虽然钱涉及的数目可能不是很大,但是要知道低保对于贫困的群体,这是救命钱,而且低保还涉及到国家的其他福利的制度,比如说医疗救助的制度,比如说教育救助的制度,所以这样的话现在我觉得听到了以后,就是说违规资金的罚没这种成本上来讲,这是很多人还会有侥幸的心态,继续骗取国家的福利,所以这个性质其实是一个,对于现在我们尤其国家进入到了一个新的,强起来建立国家制度过程中,这些行为其实是蛮严重的。

  沙晨:好的,谢谢张教授的分析。刚才张教授也提到了,不要小看每个月几百块钱,一两百块钱不是小事,因为它不光是涉嫌违法违规,还有违公平所以会同现在这个后续的调查还需要进一步的去夯实,更加的细致,而就在五天前,我们刚才提到的云南德宏的陇川县,也有这样一个案例,我们来看一看。

  公职人员家属吃低保,没问题,只要符合标准,遵循程序。但,怕就怕,他们是“违规领取”;怕就怕,还多达636人。更值得注意和警惕的是,低保的违规领取,绝非湖南会同县一地一例。在江西上饶,壶峤镇朱师村党支部原书记郑佰水,就将自己月收入达1600元的亲弟弟,定为了贫困户,并且办理了低保。

  上饶市广丰区朱师村党支部原书记 郑佰水:当时呢,我那个弟弟,是自己弟弟,一个单身汉这个年纪了都赚不到钱,硬给他办了低保,关心一下他,照规定,他达不到低保,达不到精准扶贫户(条件)。

  低保办理,不但需提交申请、收入证明,还要经过县乡镇三层审查。但是,制度是否得到了遵守? 

  上饶市广丰区纪委第三纪检监察室负责人 周梯敏:我们就把他这个申报资料调出来看了一下。当时郑佰水在这个信息采集表上进行了签字审核,郑佰金的贫困申请书也是郑佰水帮他代替写的。然后还有就是说郑佰水本人担任他的帮扶干部。

  不但领着低保,还将自己的弟弟,纳入到了精准扶贫的范围,此外,还隐瞒情况,在清退工作时,特意不处理。如果说,郑佰水的行为还算是个人违纪,那么,最近云南省德宏州纪委公布的“陇川县民政局‘靠山吃山’塌方式违纪违规案”,则更是触目惊心。一个县级民政局,竟然成了一个腐败的小王国。

  德宏州陇川县纪委第三纪检室主任 杨文康:我们刚开始调查,只是以为其中一小部分亲属违规享受低保  在调查过程中才发现,县民政局有70%的干部职工亲属,违规享受低保。

  调查发现,陇川县民政局56名干部职工,有40名领导、干部职工的82名亲属,违规享受着城乡低保。而部分领导干部职工的配偶及直系亲属,违规享受的低保资金,达到40.5万多元。

  陇川县民政局原局长 杨恩增:一是我们认识不到位 ,二是在执行制度上有偏差,三是我作为主要领导有主要责任,在认识和履职方面都有问题。

  为什么,一个有56个干部职工的单位,竟然有40多人违法违纪?为什么,城乡低保,竟然被作为了民政部门“优亲厚友”的福利?为什么,低保核查机制多年没有发挥作用?

  陇川县民政局原局长 杨恩增:没有认真执行好国家的政策,跟我们的认识有一定的关系,是我们执行政策工作中不到位造成的,认为反正乡镇已经申请了,在审查了,民政作为最后一道关口,我们也是按照30%的去抽查,但是灯下黑,对老百姓那边去抽查了,干部职工家属没有抽查。

  公权力的滥用,低保信息的不公开,让这个本是国家体恤民生疾苦、保障低收入家庭维持基本生活的社会救济制度,在一些地方,沦为了一些公职人员的额外收入。在湖南会同、江西上饶、云南德宏的这三起低保违规事件中,目前的处理结果,都是在党纪层面给予了严肃处分。

  像陇川县这种民政局靠山吃山塌方式的违规吃低保,着实让人触目惊心,我们还是来看这个数字,关键的56名干部职工,超过70%40名干部82名亲属违规,领了40.5万多元,应该是服务困难群众的民政局的公权力,现在用来自肥变成了私权力,那么对于这样的一种违规吃低保的行为是怎么处置的呢?我们来看一看,陇川县民政局五名领导班子成员是不同程度的受到,纪律处分,对于直接违规领取的人员是把钱要了回来,好除了纪律处分之外,是不是这个问问责就问到位问到头了,我们继续来看一看,2014年全国人大,曾经出台过刑法的解释。

  按照两高的相关司法解释,诈骗公私财务价值三千到一万以上,达到数额较大的入刑的标准,继续来连线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学院的教授张秀兰。张教授,你看无论是会同还是云南的陇川,在事后的查处当中,除了政纪、党纪的处分以外,您是不是认为他的问责到这一步就问到位了,需不需要入刑?

 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和公共政策学院的教授 张秀兰:其实在这个问题上,刑法我国的法律制度是非常清晰的,而且最终的核实是非常简单的,和那些复杂的腐败相比这是一个很简单易行的,而且有明确法律规定的,3000以上就可以进行处罚,如果不在刑法上在法律上,我们前些年面对这些问题的时候,都是感觉到有的时候就是说,只是退钱就行了,在这样一个法治条件下,特别是我们十九大以后,加强依法治国,要从根本制度上让这些人不敢这么干,干了我就要从法律上制裁你,所以这一点我觉得到这个时候,是要提到日程上来了,而不是简单的对一个渎职者的处理,这是一块现在是非常明确的,和以前相比是没有这么明确的,所以我觉得现在应该按照依法治国的这样一个大的精神的指导下,要进行问责,而且申请材料是很容易查到的。

  沙晨:而且是有法可依的您所说的这一点。

  张秀兰:对,我说的就是有法可依。

  沙晨:还有一个背景,我们看到10月份中纪委公布的这个10月报,在受到党纪、政纪处分的干部当中,超九成是乡科级干部基层,所以刚才看到的这两个县也同样是在基层,为什么在基层容易发生这样的事?

  张秀兰:首先这些年的基层治理是出现了很薄弱的现象,党员干部失去了一些理想,特别是我感觉到比较让人愤怒的,就是在低保领域扶贫领域这些违规贪腐和违法,伤害的是最最贫困的群体,所以在制度环节上,我觉得在制度设计、制度执行和监管各个方面,都没有完全按照程序设定中走,比如说低保制度的申请过程,审核的过程,公式的过程和后面核实的过程,只要每一个阶段把住任何一关,就都可以避免这些问题,可是我们一层一层所有的关口都丢掉了,也就是说我觉得在基层发现了这样一个问题,是提到了党和国家的这种工作日程之中来,加强基层质量,加强基层党建已经到时候了。

  沙晨:的确像您所说,就拿这个陇川县民政局来说,70%的人违规吃低保,但凡刚才的审核把关,一个公示的环节任何的一个环节,稍微有任何一些不会看不出来,怎么样让我们的低保制度更加的完善,怎么把监管做在前面,继续来看。

  1997年先在城市建立推行,2007年扩大至农村跟进实施,经历了从无到有、逐步发展的过程,如今,我国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,已经走过了20年的时间。

  哈尔滨市民 孙玉玲 :第一次领钱的,心里比较复杂,像我们属于困难户去领钱觉得脸上不太自在,再一种心情就是挺感激的,从低保以后好像心里比较有底,毕竟每个月能按时社会能给我们开一百多块钱,最起码吃的这一部分不用考虑了。

  20年来,那些领取低保、真正需要帮助的市民,也从最初的五味杂陈,慢慢变得适应。如今,随着国家经济发展,城乡低保金的水平越来越高,受益的人群也越来越多。但同时,或许也正是因为低保含金量的越来越高,“关系保”、“人情保”、骗保、错保等现象,近年来也不断出现。

  一个村支书竟然为本村的12人违规办理了低保,而12个违规的低保户中竟然有八个是村支书的亲属,而八个亲属之中竟然还包括自己已经去世的父亲。

  查阅中纪委网站,仅在本月,就有多地纪委通报了多起扶贫领域侵占群众低保救助金的案件。2015年,《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》中明确提出,在脱贫攻坚中,要发挥低保兜底作用。当年11月27日,中央扶贫工作会议召开,会上提出,要将低保标准低的地区,逐步提高到国家扶贫标准,实现“两线合一”,发挥低保线的兜底作用。低保制度,越来越重要。

  河北省财政厅扶贫办 郑晓铭:截至2015年底,我省农村平均地保标准每人每年是2587元,与全省贫困标准相差了222元,两线合一工作启动了后,全省各地已经把扶贫标准,提高到了280元的扶贫标准。

  刚刚闭幕的十九大明确提出,“要在2020年贫困人口全部脱贫,一个都不能少”。目前,我国仍有4000多万人处于贫困线以下。

  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 何立峰:我们每年都是1000多万人口的脱贫,贫困发生率今年年底可以降到4%以下。后面的工作量还非常巨大。

  今年1月,民政部副部长宫蒲光就表示,民政部将继续加强低保工作中的责任追究,不仅要追究相关工作人员责任,而且对那些隐瞒收入财产、提供虚假证明材料骗保的当事人,也要追究责任。

  沙晨:从2007年算起,我们国家这个低保制度走过20年,这个20年当然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,但是不可回避也是有不少的问题,而且我们这个国家这个低保是有一个特点,它是跟扶贫、医保等等的社会保障是紧密关联的,所以它的影响是非常大的,好了怎么来解决目前低保制度当中的问题,继续来连线,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和公共学院的教授张秀兰。关于低保的制度,怎么来完善,在哪个层面加强监管和完善?

  张秀兰:我觉得现在第一对这个系统的低保对象进行一个核查,特别是要和扶贫对象数据库整合起来,建立一套新的低保对象临选核查的基础,第二公示公开一些,至少在县一级通过网络的公开,在我们的数据库上建立一个举报核查机制,有一个群众监督,数据准确然后公开透明,这是现在这样的话就可以把整个程序,纳入进来,这样可能会更有效一点。

  虽然面对这样的低保制度,要想做到对于低保的人群来说,既要挡住不该进的人,又要及时的请出不该留的人,可能不光是靠人盯人的这种人海的战术,可能更重要的是利用大数据现在的科技,比如说让政府内部的这种相关的数据能够高效的、准确的跑起来,这样才能做好可能堵住,做好动态的监控,堵住低保制度相关的漏洞。

责任编辑:初晓慧

关键词: 美国海军航母_黑海_联合军演
 责任编辑:王家良  
分享到:
相关新闻:
网友评论
昵称: 密码 匿名发表
版权和免责声明:
1.大庆网、百湖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大庆网或百湖网”。
2.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庆网、百湖网版权所有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稿件来源:大庆网或百湖网”,大庆网、百湖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首页 龙江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健康 评论时事中心 史海回眸 军迷天地 深度报道